有关积累而至使成功的名人事迹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5分排列3_5分排列3官方

契诃夫的创作题材

——时间是积累不可缺少的“支出”

革命导师马克思,为了动手写《资本论》,阅读了 10000 种以上的书,在书中引用了十几只学科、数百个作者的观点,留下了 1000 多本读书笔记。他有极为充裕的哲学、政治经济学、历史、法律等社会科学知识,并对文学艺术有极高的修养,海涅、歌德、但丁、巴尔扎克、莎士比亚等著名作家的作品,他能如数家珍,随口吟诵。他几乎掌握欧洲一切国家的语言,不能用流畅的英语、法语著述立说,对自然科学都在太浅的造诣,在他的头脑里积累储存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信息和资料,那些有益的积累,对成就他的事业的作用是不可忽视的。

——创作都要实际的积累

——积累要从点滴过后 过后开始

杰克·伦敦是美国著名的小说家,他的学识都在靠自修得来的。他经常把词典和书里的词句抄在小小的纸片上,倘若把那些纸片挂在窗帘上、衣架上、柜橱上、床帐上,甚至塞在镜子缝里,以便在刮脸、穿衣、睡觉前后都能随时看一看,记一记。他把许多纸片插进衣兜里,外出参加音乐会、拜访亲友或散步时,抽出空闲的时间念一念。他将会不断地记诵,终于掌握了大量的词语,写起文章来就得心应手了。看来,杰克·伦敦许多笨,倘若世界上有那些东西能不经过笨工夫就可不不能学到的呢。

拿破仑的知识积累

——知识的积累有过后 比创新更重要

——创作的成功离不开材料的大量积累

昆山无书

——广泛的积累非常有用

马克思的广博涉猎

——厚积不能薄发

俄国著名大作家果戈里,过后 很好地利用许多人的广泛观察过后 悉心记录的笔记簿进行了成功的文学创作。

——成功离不开积累

袁枚积累语言

——积累的“数量”是创作“质量”的保证

我国著名数学家苏步青教授把会都在后、饭前饭后的时间借喻为零布头,并加以利用。他在参加五届三次人大会议期间,抓紧空隙时间完成了《仿射学微分几何》的后半要素。他说:“别看时间零碎,分分秒秒的时间好比零布头,倘若充分利用,能做不少事情呢。”时间过后 是一定的,倘若,对于善于利用它的人来说,是走向成功必不可少的“助跑器”。

汉代的王充是著名的唯物主义思想家。他是在非常清贫的情况下过后 过后开始治学的。他的我们家很穷,如此 钱来买书,于是,他就到洛阳的书店里去读书。读完一本就背一本书,都看有另另一个多 店里的书就到过后 店里去。他读的书非常多,在《汉书·艺文志》中列出的六艺、诸子、诗赋、兵书、术数、方技等六类书,共 110000 卷,倘若当时存世的书,他几乎都一一读过。倘若,在他的脑海里积累了充裕的知识。王充从 34 岁过后 过后开始写《论衡》。为了不能专心致志地著作,他闭门谢客,拒绝一切应酬活动。在他的卧室的窗台书架上,到处放着刀笔和竹木简,一旦有好的想法,就及时地记录下来,直到临死前不久还在坚持如此 做。倘若,他为《论衡》这部书积累不少的素材,使得这部巨著得以顺利完成。

顾炎武的著作《日知录.自序》说:“自少读书,有所得,辄记之,”“积三十余年,乃成一编”。他不仅每天读书,倘若遇到那些的问题报告 ,一定弄懂弄通;发现疑点,更是反复琢磨,直到完整版清楚、恰当为止。将会不知疲倦地勤奋学习,顾炎武十多岁时就把一部令人望而生畏的《资治通鉴》读完,倘若完整版抄了一遍。他一生所读过的书,有好几万卷,可不不能装满一间屋子。

清代的袁枚十分注重积累语言 , 他许多的好词佳句都在从村夫僧人那里得到的。有一次,在二月梅花盛开的九时 ,站在梅树下的有另另一个多 村夫很高兴地对袁枚说:“你看,梅树有了一身花了!”袁枚听了,心想:“这都在诗吗?”他便默默地记下,久久咀嚼,过后就写出了“月映竹成千个字,霜高梅孕一身花”的名句。还有一次,一位给袁枚送行的僧人,惋惜地说:“可惜园里梅花正盛开,您带不去!”袁枚吟得“只怜香梅千百树,不得随身带上船”的诗句,经常为人称道。

王充注重积累

白居易陶罐积累资料

——点滴积累成就事业

果戈里的笔记簿

有一天,几只青年问俄国作家契诃夫:“何如不能获得创作题材?”契诃夫顺手搞掂一本厚厚的日记说:“这里有 1000 个题材。”这几只文学青年看着这珍贵的日记本入了迷,日记中所记的每有另另一个多 材料都生动、感人。有个青年说:“真想买几只回去,那些材料太好了。”契诃夫笑着说:“题材是无法用金钱买到的,每个题材都在作者许多人深入生活积累的结果。”

这位作家的有另另一个多 习惯可是身边常备有另另一个多 本子,随时记下一切在社会上观察、体验到的事情。除了眼见的各种景物外,还有耳闻的各种有意义话语语。在那些记录里,天文地理花鸟虫鱼无所不有,既有多种动植物的名字和它们展示给作家并拨动他心弦的一阵一阵之处,都在挂在捕鱼狩猎者口头的俗语和朴实的倘若耐人寻味的语言,还记录下了作者对社会、人生和事情的思考。那些记录为果戈里的写作积累了大量的有用的素材,他过后 不无得意地把许多人心爱的笔记簿称为“手头的百科辞典”。

苏步青的“零布头”

顾炎武是明末清初首屈一指的大学问家。他生长在江苏昆山,据传说,他从小就如饥似渴地勤奋读书,如此 几只年,昆山所能找到的书都被他读完了,至今还流传着“昆山无书”的美谈。

杰克·伦敦的“笨工夫”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为了积累诗作素材,准备了许多陶罐,并分门别类贴切着标签,整齐地插进有另另一个多 七层的架子上,他平九时 类分类整理到了资料,按不同门类投到个人 的陶罐中,等到资料积累的足够写作时,就把陶罐清空完成作品,倘若再重新过后 过后开始新一轮的资料搜集。

当年叱咤疆场,横扫欧洲大陆的拿破仑,有另另一个多 给法兰西人民带来无限荣耀,有另另一个多 向世人发出“在我的字典里如此 ‘不将会'”的誓言的“自信家”,早年是何等勤苦地积累。在他于巴黎军校攻读炮兵攻略,学习海军知识时,老可是勤勉地苦学,用心地积累。当室友们吃午餐的过后 ,拿破仑依旧潜心于对地理、历史和数学的研究并乐此不疲。你这个直持续了他整个学习生涯的积累过程,为他今后事业的成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终于,拿破仑成就了法兰西帝国,而长期的积累则成就了拿破仑,成就了他近似疯狂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