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福彩网

<meter id="qxjmr"><ol id="qxjmr"></ol></meter>
    <output id="qxjmr"><form id="qxjmr"></form></output>

      <acronym id="qxjmr"></acronym>
    1. <output id="qxjmr"><legend id="qxjmr"></legend></output>

      <var id="qxjmr"></var>

      <code id="qxjmr"></code>

    2. <code id="qxjmr"><rt id="qxjmr"></rt></code>
      
      
      <acronym id="qxjmr"></acronym>
      <output id="qxjmr"><legend id="qxjmr"></legend></output>
      <code id="qxjmr"><rt id="qxjmr"></rt></code><meter id="qxjmr"><ol id="qxjmr"></ol></meter>
    3. 請先綁定手機號

      位置:首頁 >原鄉

      老家有老酒

      老家有老酒,老酒盛鄉愁,鄉愁淌老酒!我的老家川中大佛古鎮,自古酒香縈繞。

      鎮上人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起來。秋天,莊稼豐收了,多數人家打算著釀酒,有的釀白酒,有的釀黃酒,也有的釀地瓜酒。釀酒的方法和器具似乎都很簡單,只有煮酒的時候手法極不簡單,非得心靈手巧的人不可。爸爸雖然愛喝酒,但是釀酒的事情常常是媽媽親自操作。

      媽媽把糯米用大鍋熬成稠稠的稀飯,在熬稀飯的同時要不斷地用一把大木鏟子攪動,避免糯米沉底糊鍋。因為糯米很粘稠,需要用很大的力氣才行,媽媽踮起腳尖費力地攪,一會兒就汗流浹背了,炊煙、蒸氣和汗水混在一起,媽媽的頭上冒著熱氣,就像冬天籠上了一層霧紗。我一邊燒火一邊勸媽媽:“媽媽,歇歇吧?!薄澳哪苄?,一不攪就糊了?!眿寢寶獯跤醯卣f。當熬到一定的時候,就把稠狀稀飯倒進一口大缸里涼透。再把麯鏟碎,在鍋里用慢火烘,烘到紅黃色,再壓成細粉放進大缸里攪勻,然后把缸口密封,放在干熱處發酵。整個過程要在一天內完成才好,其勞累程度可想而知。

      我看出了媽媽的勞累,她渾身像散了架,躺在竹椅上一動不動,但是媽媽咬咬牙,從來不叫痛疼。我雖然年紀小,但對媽媽又敬佩又疼愛,這時,我為媽媽端來一碗糖開水,不時吹吹碗里的水汽,媽媽欣慰地笑了,一身的疲勞似乎也被我輕輕地吹走了。

      大約三個月左右,到了農歷臘月,釀酒才告結束。平日一有空,我和爸爸就貼在酒缸旁邊,不時摸摸酒缸圓鼓鼓的大肚子,聽著釀酒過程中美妙的絲絲聲,就像是后來,我和爸爸傾聽媽媽大肚子里小妹妹的動靜一樣,又新奇又小心。

      只有媽媽才是鑒定煮酒時節的專家。媽媽蹲在缸邊,側耳細聽,她說,里面起泡的聲音切切嚓嚓的,好像是煮螃蟹時,螃蟹吐泡的樣子,那這個時候,正是煮酒的好時機。如果早一點,就還未成;但是遲一點,味道就酸了。媽媽說,只有聽熟了的耳朵才能夠斷定,道理跟古董專家辨別古董是一樣的。不過,我聽見媽媽嘴里發出咋咋聲,看見媽媽臉上綻開了笑容,就知道釀酒正合適了。

      最后一道工序就是煮酒之后的袋酒,我的任務就是看著袋酒。坐在旁邊看袋酒無疑是一件美差,聽著流進壇子酒的“嘩嘩”聲,恰如山間的百靈鳥兒在唱歌,其歌聲婉轉動聽,時而深沉,時而空遠;時而斷續,時而急促。有時候酒溢出,流到地上,需再搬一個空壇子接酒。有時需不斷地在木箱蓋上壓石頭,直到酒糟榨干為止。有時,禁不住酒香的誘惑,我也會趴著去喝溢出缸外流到地上的酒,那滋味讓我又興奮又難受。

      一壇壇美酒,媽媽用上好的袋子裝滿河沙,再用新鮮的紅布包好,壓在壇口,封嚴保藏。如遇年豐較好,媽媽做出了幾壇好酒,就叫爸爸按次序埋在院子的老杏樹下,十年二十年再掘起,這樣的老酒味美甘醇,讓人一輩子難忘,即使我現在遠走他鄉,但這濃郁的酒香味讓我感覺好像是過年時才喝過。這樣的老酒自家當然不舍得喝,主要用于春節待客,自己平時只喝地瓜酒。

      那些年,古鎮人平常除喪葬嫁娶以外,一般不喝酒,而過年海喝就是一大習俗。除夕夜,就拉開喝酒的大幕。除夕三件事:燒香、喝酒、接年?!伴_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焙m不能開軒,但話桑麻卻是人們的專利。親人相聚,互訴豐收的喜樂和一年的酸甜苦辣,也是十分愜意的。守歲酒既是開場戲,也是重頭戲。除夕喝酒的人員有講究,俗語:“除夕夜喝酒不見外?!本褪钦f,除夕夜喝酒只有自家人,沒有外人。古鎮的風俗,沒有出五世的都算一家人。喝酒中,為了熱鬧,時興劃拳。老少爺們在春節喝酒時似乎都人人平等了,不講究老小,不擺架子,互相劃拳,吆五喝六,響徹年夜,有歡樂,有激勵,年的味道在酒香、臘肉香與鞭炮的硝煙味中四處彌漫。

      正月里是古鎮喝酒的旺季。初二,當然是小媳婦回娘家和女婿走老丈人家,初三至初六,是走姥姥姑姨家的時間。一年沒見,自然格外親熱,喝酒就是必修課。酒酣耳熱之際,談一談鎮上鄉間奇聞妙事,吹一吹外面大大的世界,古鎮和外面的世界就永遠連在一起了。

      春節更是喝喜酒的好時節。那年春節,老隊長嫁女,他親自到我家請我們一家去喝喜酒。爸爸被老隊長特地安排在貴賓席。古鎮的習俗,主賓席喝酒都用酒碗,那種土瓷碗,米黃色,淺而大,底有高足。啥叫巡酒來一碗,就是從上席以逆時針方向每人喝一碗,倒也公平。起初,喝酒的時候大家都挺斯文,只是嘴在酒碗邊碰一下,四五圈下來,一碗酒依然沒有多少變化。

      爸爸端上酒碗一瞧,“今天我們喝老隊長家的喜酒,大家都該熱鬧熱鬧呀,你們都不愿意喝嗎?”說著一仰脖子,一碗酒就被他來了個底朝天。

      “嘩——啦——”當時在座就有兩位被他“雷倒”在酒桌下。

      “好——喝!大家喝個痛快!”老隊長再拿了一瓶女兒紅跑過來??腿藗円幌伦佣紒砹撕狼?,酒宴就更加熱烈喜慶了。

      這件事一時傳遍了大佛古鎮。鄉親們夸贊說,父親為咱們增添了多少熱鬧喜慶的氛圍啊。此后,全村人家里過生日、辦喜事什么的,都請他來當“酒司令”,替主人家為客人倒酒、勸酒。

      當然,我也不會忘記自己第一次喝酒的壯舉。

      記得有一年正月初四,表哥、表侄來了六七個,坐在八仙桌上,滿滿當當。酒菜端上,爸爸就號召他們喝起來。我那時十來歲撈不著上桌,媽媽炒菜,我就煮酒。所謂煮酒,就是用兩塊磚當支架,上面放上壺,把老酒倒進錫壺里,下面用高粱秧子(高粱穗子去了米)點火燒,燒到酒出了白沫,就是燒開了。再把熱熱的酒送上,供客人們喝。酒過三巡,他們一個個喝得大紅臉,猜拳行令好不熱鬧。

      我把煮開的酒送上,有一位比我大十幾歲的表哥,紅臉像關公,雙眼微醺,劍眉倒豎,說:“小孩,你也上來喝一碗?”

      這時媽媽面有難色,爸爸卻搶著大老爺們的嗓門說,“喝!四川人不會喝酒,就跟四川人不吃辣椒一樣,還算四川人嗎?”

      媽媽剜了爸爸一眼,也沒說啥,似乎也默認了。我得到爸爸的壯膽,興沖沖就上桌了。他們欺負我年小,就說:“小孩,咱巡酒來一碗?”我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不知道酒的深淺厲害,欣然同意。連巡三碗,倒下了兩三個,其余的也告饒不巡了。你想,他們已喝得差不多了,再和我巡酒,我不是占了便宜嗎?當然啦,怪也只能怪他們自大,小瞧了我,我倒因此得了個能喝酒的美名。

      一席酒下來,直喝得太陽西沉,一個個在古鎮的老街、鄉間的院落或小路上,蹣蹣跚跚,吆吆喝喝。女眷們則嗔罵著,相跟著,攙扶著,頗有“家家扶得醉人歸”的意思。

      過年,老少爺們一起喝酒,這是古鎮的一道風景,更是游子們喝不夠的鄉愁。

      龔大烈

      責任編輯:黃瑞

      審核:任建剛 鄭海英 曾建波

      版權聲明:資陽網是資陽新聞傳媒中心在互聯網上授權發布《資陽日報》、資陽廣播電視臺視聽節目的唯一合法媒體,歡迎有互聯網新聞發布資質的網站轉載,但務必標明出處“資陽網”和作者姓名;資陽市范圍內網站若要轉載,必須與本網簽訂協議。如若違反,資陽網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轉載要求:轉載之圖片、文件,鏈接請不要盜鏈到本站,亦不能抹去我站點水印。


      下載‘今日資陽’APP 了解更多新鮮資訊

      網友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

      全部評論 0條評論
        暫無評論

      請先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