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福彩网

<meter id="qxjmr"><ol id="qxjmr"></ol></meter>
    <output id="qxjmr"><form id="qxjmr"></form></output>

      <acronym id="qxjmr"></acronym>
    1. <output id="qxjmr"><legend id="qxjmr"></legend></output>

      <var id="qxjmr"></var>

      <code id="qxjmr"></code>

    2. <code id="qxjmr"><rt id="qxjmr"></rt></code>
      
      
      <acronym id="qxjmr"></acronym>
      <output id="qxjmr"><legend id="qxjmr"></legend></output>
      <code id="qxjmr"><rt id="qxjmr"></rt></code><meter id="qxjmr"><ol id="qxjmr"></ol></meter>
    3. 請先綁定手機號

      位置:首頁 >原鄉

      那些伴隨我“長大”的碗

      小時候我對盤子的概念是:家里來客人桌上才有盤子,平時家里吃飯,桌子上只有碗。到了飯點,母親在灶上將菜做好,我們兄妹仨一人端一個小碗,母親在每個碗里挖一勺菜,然后我們各自找地方吃。大哥喜歡端著碗,貓在屋子里邊看書邊吃;二哥則端到胡同口,和小伙伴邊玩邊吃;我則坐在院子里,守著大黃狗吃。

      大黃狗見我吃飯,饞得直搖尾巴,但我只有一小碗菜,自己還不夠吃,雖然大黃狗平日和我要好,但我也舍不得夾一筷子給它,連菜湯都豎起碗仰脖子喝了???,都是窮惹的禍。

      一日三餐吃什么,其實絲毫沒懸念,全是自己園子里的青菜,豆腐也是稀罕物,只是白菜燉白菜,菠菜燉菠菜,偶爾加點粉條就不錯了。即便如此,菜也少的可憐,吃幾口就沒了。

      母親最聽不得別人家的孩子為“搶菜”爭吵,從我記事起我家便分餐,這在很大程度上維持了家里孩子間的和平。我小時候的菜碗很小很淺,手掌心大,像個小碟子,后來我長大了,菜碗也隨著長大。我印象里一共換過四五次菜碗,一次比一次大。每換一次便欣喜一次,母親說人長大了,菜碗當然得隨著飯量長。

      大哥比我年長五歲,他的菜碗和我一般大,明顯“長得慢”,難怪大哥小時候老關節疼,母親說是個子長得太快,營養跟不上。后來長大了才知道,哪里是菜碗隨著身體長呀,是隨著生活水平在變大。

      我在記憶里拼命搜尋,也尋不到父母菜碗的印記,一下頓悟,原來父母那時不吃菜。舊時分餐是因為菜少人多,不得已為之。后來日子好了,我家分餐的習慣卻未變,不同的是餐桌上有了盤子,葷素搭配,既營養又豐盛,父母也有了自己的菜碗。但菜碗又回到了最初的小號,一盤盤菜端上桌還是公勺公筷,一人自取一碗,吃完再盛,避免浪費。

      有朋友來家做客,見我們分餐吃飯,夸獎我家吃飯講究。其實他們哪里知道,這種“講究”源于過去的苦日子,但也是歲月賞賜的禮物。

      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公勺公筷分餐制再次被倡導,但此時分餐和彼時已經大不相同。原來家里人多菜少,分餐為了保護弱小,現在分餐是為健康護航,但碗的使命依然在,而且更加重要。

      馬海霞




      責任編輯:黃瑞

      審核:任建剛 鄭海英 曾建波

      版權聲明:資陽網是資陽新聞傳媒中心在互聯網上授權發布《資陽日報》、資陽廣播電視臺視聽節目的唯一合法媒體,歡迎有互聯網新聞發布資質的網站轉載,但務必標明出處“資陽網”和作者姓名;資陽市范圍內網站若要轉載,必須與本網簽訂協議。如若違反,資陽網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轉載要求:轉載之圖片、文件,鏈接請不要盜鏈到本站,亦不能抹去我站點水印。


      下載‘今日資陽’APP 了解更多新鮮資訊

      網友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

      全部評論 0條評論
        暫無評論

      請先登錄